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» 新闻中心» 行业动态» 新疆钢铁:过剩与短缺的并存

新疆钢铁:过剩与短缺的并存

】【打印】【关闭窗口 发布时间:2014-09-01 浏览量:

  过去的4年,新疆经济增速排名从全国的“中等生”变成了“优等生”。变化是怎么发生的?谁在投资新疆?这种高增长能否持续?

  在全国以及多个省份GDP增速都大幅放缓的背景下,减速较慢的新疆排名开始上升。

  2011年,新疆在全国31个省份的GDP增速排名中,还是第21位,算是“中等生”;2013年就变成了“优等生”,排名第6。2014年一季度,排名再蹿升一位,为24年来的最高点,增长10.2%。

  新疆经济高速增长中,投资拉动型特征非常明显。固定资产投资额巨大——简单对比GDP总量,在2013年超过92%,2014年上半年超过97%,南疆部分地州市,固定资产投资额甚至超过GDP总量。

  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速也非常迅猛,过去三年连续超过30%。2014年上半年略有回落,仍然达到28.7%,高于全国平均水平10个百分点以上。

  这样的固定资产投资强度,是否还能持续?更令人关注的是,近两年尤其是今年以来,新疆数次发生的严重暴恐活动,对投资者的信心与对经济发展的进程,影响究竟有多大?

  2014年8月13日,南方周末记者就此专访了新疆发改委主任张春林。

  “高增长还会持续一阵”

  南方周末:2010年以来,新疆GDP保持着高速增长,其中很重要的是固定资产投资,数额巨大且增速迅猛。未来几年,固定资产投资还能保持这样的增长速度么?

  张春林:并非夸张地说,因为有两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的召开,因为有党中央、国务院的亲切关怀,有19个援疆省市和国家各部委的大力支持,以及自治区党委、人民政府的坚强领导,过去的四年多是新疆经济社会发展最好的时期之一。经济、民生的各项统计数据,都能够证明这一点。

  但由于历史的原因,新疆的基础设施建设还有很多历史欠债,整体还是一个欠发达地区。在能源、水利等领域的基础建设,涉及国家能源安全、涉及民生福利等方面的投资力度不会减弱。

  比如在交通方面,从路网密度看,新疆交通路网建设依然处于全国较低水平。截止到2013年底,公路密度为10.2公里/百平方公里,仅为全国平均水平的22.5%;尽管新疆现有16个机场,但全区机场密度也仅为全国平均水平的52.7%。一半以上的地级市(地州首府所在地),还没有通高速公路。这一块的发展和投资空间就很大。

  南方周末:新疆的公路路况不错,但是车流稀少,很多时候,很长一段距离都看不到第二辆车。有必要修建更多的公路,乃至高速公路么?早在西部大开发的前几年,外界就对新疆、青海等地广人稀的省份,存在这样的疑问。

  张春林:从加速经济发展,提高人民生活质量,降低交通事故发生率来看,修建封闭式的高速公路,还是很有必要的。

  此外,在社会建设领域,历史欠账也比较多,如医院、学校的兴建、改造,还有不小的提升空间。新疆的高中毛入学率,2013年全疆平均是79.04%,南疆四地州则只有60%左右,而全国平均水平是86.0%。

  南方周末:预计这种投资增速还会持续多久?

  张春林:在今后相当长一段时期,新疆仍处于打基础、增后劲的阶段,仍然是投资拉动型经济,保持较高的投资增长,对于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发展、维护社会稳定和实现长治久安尤为重要。因此,固定资产投资快速增长还会持续一段时间。未来合理的增速应该还会在20%以上,但要保持30%以上的增长速度,确实有困难的,因为基数比较大了。

  谁在投资新疆

  南方周末:分城乡和分一二三产业看,固定资产投资的情况是怎样?

  张春林:2013年,我们的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,完成了8148.41亿元。分产业看:第一产业,也就是农业,投资是151.45亿元,增长32.2%;工业,即第二产业投资3831.31亿元,增长24.6%;第三产业的投资3387.72亿元,增长40.9%。

  对比2012年,在固定资产投资中,工业投资的比重下降了3个百分点,服务业则提高了3个百分点。

  南方周末:这其中,民间投资又有多少?

  张春林:以城镇固定资产投资为例,2013年民间投资在这块完成了3066.24亿元,占了四成有余。

  同比增速,是35.1%,这高于全国平均水平12个百分点,高于西部地区平均水平9个百分点。

  为了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,我们制订了文件,提出39条具体措施。从上面我举的这组数据来看,可以说明是有一些成效的。

  南方周末:那么这些投资的资金来源呢,比如信贷?

  张春林:2013年,新疆累计到位的各类建设资金是7816.63亿元。其中国内贷款965.69亿元,占了12.4%;债券是21.09亿元;自筹资金则有4878.10亿元,占到62.4%;然后就是财政资金、利用外资等等。

  过剩与短缺并存

  南方周末:包括统计部门在内的一些官方机构和研究者认为,新疆的经济发展中,存在部分产业产能过剩的问题。这些产业包括哪些领域,你怎么看?

  张春林:这个需要辩证看,我认为产能过剩从来都是相对的概念,没有绝对的过剩,只有相对的过剩。

  新疆如果没有现在水泥和钢铁行业的暂时过剩,就不会推动新疆近几年的快速发展,也会制约“富民安居”等民生工程的进展。因为以往,建材成本高是制约新疆经济发展很重要的一个障碍。

  钢材这一块,还存在结构短缺的问题。新疆生产汽车的专用钢材还没有,生产发电机组的专用钢材也没有,这是“过剩与短缺并存”。

  水泥行业,有一个非常特殊的地方,那就是新疆有漫长的冬季,既不能生产水泥,也不能施工。北疆到10月底就不能生产了,有6个月的“冬歇期”;南疆是到11月底就得停工,也有5个月的“冬歇期”。所以,在新疆一定要考虑“实际产能”与“设计产能”的区别。

  我想强调的是,由于地域辽阔,新疆是自成体系的相对独立的经济区。像水泥、钢铁产品,都是有一定的销售半径(例如:水泥产品的销售半径为300公里),新疆即使产得再多,也是自己消耗,对内地不会产生影响(乌鲁木齐到兰州1921公里)。

  至于电解铝行业,也被不少人认为是产能过剩的。我不同意这种观点,电解铝是发挥新疆优势的行业,新疆发展电解铝,除了一般意义上GDP、税收的因素外,还可起到两个作用:一个消耗我们较多的电力,第二个是平衡运力,增加出疆物资的运载——新疆有相当部分的物资,是需要运进来的,如果没有足够的物资外运,就会出现铁路部门的车皮“跑空趟”的现象。

  首先还是“发展权”

  南方周末:从2010年以来,到今年7月底,国家发改委发布的历次全国“各地区节能目标完成情况晴雨表”中,新疆都是“预警等级为一级,节能形势十分严峻”。怎么看这个问题?因为钢材、电解铝这些都是高耗能行业。

  张春林:这个对我们的压力确实存在,而且压力很大。我们意识到并正视这个问题了,也在用“节能减排”的理念来指导工作,包括8月下旬自治区人民政府就要开会安排部署这项工作。

  我理解,节能减排,这里面又包含着一个发展的问题。2009年,我们的国家领导人在丹麦的哥本哈根世界气候大会谈判时提到,对于中国而言,首先是要有“发展权”的问题。

  新疆正处在经济快速发展时期,面临着发展经济、消除贫困的艰巨任务,还承担着国家“三基地一通道”建设任务。单纯强调降低能耗和排放的总量,这不符合经济发展的要求。我们的经济基数、能耗基数、主要污染物排放量基数都还太小。

  当然,降低排放强度,降低单位GDP能耗,我认为这个是必须的而且是要加强的,我们现在也正在做。

  比如煤矿,年产120万吨以下的煤矿,我们都不批了,不主张发展小煤矿,因为小煤矿回采率太低,有的20%都不到,而大矿的回采率可以高达70%——我本人正好也是学资源环境经济学的。我们正在努力推进矿山的规模化、集约化发展,现在新批的煤矿项目80%是年产1000万吨以上的企业。还有耗水的问题,安排加大节水的措施等等。

  南方周末:谈到水的问题,有打算在新疆投资的企业家说,他们在向地方政府咨询工业用水如何解决时,当地回答是用地下水。

  张春林:不是,我们严禁在工业项目中开采地下水。新疆水的问题,一是要控制好总量,二是要调整用水结构。目前新疆的用水结构很不合理。如,2012年新疆用水总量约590亿m3,其中农业用水就占到94.7%,工业用水和生活等用水只占2%和4%。

  新疆发展工业,水从哪来?我们的政策方向是,压缩农业用水,增加工业用水。农业则采取节水、取缔非法开荒等措施,将用水总量压缩下来。

  “机会还是挺多的”

  南方周末:目前民营资本如果要进入新疆,哪些领域的机会比较多?

  张春林:机会还是挺多的。比如铁路,原来资本是单一的,现在可以进来;水利如开发水利枢纽,以调蓄、灌溉、防洪为主,兼顾发电综合利用,还有工业供水工程等,民营资本完全可以介入;还有就是能源、煤化工这类资源开发项目。

  南方周末:一些在新疆的投资者告诉我们,新疆具备很多优势,也存在不少困难。比如本地劳动力不够吃苦耐劳、不适应现代企业制度要求,导致企业用工综合成本高;比如运输成本高、建筑成本高;还有就是政府效率相对于内地,也有差距。怎么看这些不利因素?

  张春林:不利因素是客观存在的,我们正在重视解决这些问题。政府效率比内地低的问题,也正在努力加以改进,例如加快信息化建设、推进网上办公审批,就是很重要的一个途径。

  新疆地域辽阔,乌鲁木齐市到各地州首付所在地,平均距离547公里,远的,到喀什市、和田市,有一千五百多公里。如果再不加快推进信息化,效率的确会受影响。

  举个例子,今天下午3点50分,我接到一个文件需要审批。在接受你采访之前(下午4点),我就通过电子政务内网把文稿签出来了。通过在项目管理方面的信息化建设,创造一个提高政府效率的示范。

  至于用工问题,更多使用本地员工,给双方一个彼此适应、充分沟通的过程,是可以较好地降低用人成本的。

  南方周末:相对内地,新疆经济发展还有哪些困难或障碍?

  张春林:重要的一点是,在中国区域经济发展的布局上,是不是全国上下现在都把新疆作为开发基地,这个在思想认识上并没有完全统一。

  在一部分人的思想观念里,仍然认为新疆应该作为后备基地、储备基地,而不是开发基地。我认为这是不妥的。

 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“一带一路”的国家战略,即建设“丝绸之路经济带”和“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”,也要求我们加速新疆的发展。

  同时,要解决京津冀、长三角的环境污染问题、大气雾霾问题,需要从新疆输送更多的电力出去。因为新疆地域广袤,在这方面不受影响。

  当然,在新疆区域内,我们也明确提出,将来乌鲁木齐附近不能再建燃煤发电厂,人口聚集的地方,不宜再筑重化工区。矿区就做纯矿区,不能变成城市,职工上下班可以通过高速公路、城际铁路来解决;否则,矿区变成城市,又得面临人口拥挤、环境污染需要治理的问题了。

  稳定形势已经影响到经济发展了

  南方周末:新疆的稳定形势对投资者的信心,究竟有多大影响?此外,今年二季度,新疆的GDP增速比一季度低了——全国则是二季度好于一季度,这是否也与稳定形势有关?

  张春林:二季度GDP增速下降,的确与稳定形势的变化有关。例如,近期的旅游大幅度下降实际已影响第三产业的发展。对于投资者的信心影响,我也知道,这点不承认不行。加上各种舆论的一些误导,在部分人群里形成了一些恐慌心理。不过这种影响毕竟是短期的,从长期看不会产生大的负面影响。

  在这种环境下,我们更应该坚定信心。投资者在这时投资新疆,未来的收益将更加凸显。就我所接触到的和所听说到的,犹豫或改变投资计划的,是中小投资者;真正的战略投资者,像大企业、大集团,从来没有动摇过。比如大家熟悉的三一重工,2010年开始在新疆投资设立装备生产基地,现在不但没有减少,又在扩大投资,着手进军煤化工行业;还有广东的明阳风力发电、湖北的宜化集团等诸多企业。

  南方周末:你怎么看未来的稳定形势?

  张春林:实话实说,未来一段时间,在新疆,暴恐事件发生的几率是存在的,但这个几率又是很小的。并且,新疆的绝大多数地方是安全、稳定的。局部发生的个别事件,不能代替整个新疆的局势,更不能以偏概全。

  我们坚信,自治区党委、自治区人民政府是能够控制这个局势的。通过我们的严厉打击,加速民生发展,再加强去宗教极端化等方面的工作努力,社会稳定形势肯定会好转。